【恋与制作人】【李泽言×你】闻香识你

※给李泽言迟到的生日礼物
※多谢@飘摇银河 献梗

1
你发现先生对你的依赖越来越重了。
你深知先生冷硬的性子,因此你对这个预感一直都犹豫不决,怀疑是自己自作多情。但这样的预感最近越发强烈,强烈得你几乎就要确定这个感觉。
尤其是在你告知他你最近有一个出差任务的时候,先生突然沉下来的脸色和紧抿的嘴唇让你又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个预感。
你猜到先生不高兴的原因。先生的生日就快到了,但你却对他说,你要出差。
换做是你你也会不高兴。
但是你没有办法。你要去说服外国一档著名真人秀节目同意并授权引入中国,洽谈节目在中国的版权问题。引入这档节目对你的公司转型至关重要。因此李泽言再不高兴,也不会阻拦你。
他拎得清主次,也让你倍感愧疚。毕竟这是婚后你们之中的第一个生日。
所以你想赔偿他一点什么,但你没想好具体要用什么赔偿。换言之,你为他的生日礼物苦恼。
你以为你表现得不显山不露水,但你错了。——你从来都不是个会隐藏的人。李泽言曾经教训过你,“看到你的脸就会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言下之意是你非常没有身为商业老板的必备素质。你早就对他的毒舌见怪不怪,怼回去“那怪不得你会建立华锐呢”,把李泽言气得拒绝准备本应该拿来当饭后甜点的布丁。(虽然最后他还是心软妥协了)
你的苦恼很快就被悦悦顾梦安娜姐看出来。其实不想不看出来也很难,毕竟你每次到下午休息的时候就站在茶水间端着一杯咖啡长吁短叹一番。
“送礼物嘛,自然是要按需分配的。”顾梦不屑道,她自然是身经百战,“首先,你要弄懂你家总裁需要什么。”
你垂头丧气:“他还能需要什么呀?他想要什么就买什么。”
“物质也好精神也好,一定有他需要的东西。”悦悦一本正经。
安娜姐直截了当:“难道你还不知道总裁他喜欢什么吗?”
喜欢什么?我吗?你很想这么问出口,当然为了保证生命安全你忍住了。
“要是我知道的话,还用来问你们吗?”你哀愁地一口吞掉一个马卡龙。
“那,你仔细想想,总裁他有没有什么偏好?”顾梦皱眉。
你陷入了沉思。李泽言这家伙喜欢什么呢?马术?你总不能送他马具吧。酒?他的酒庄里什么都有。照相机?他的相机可以办一个博物馆。
“不一定是他表现出来的爱好。”安娜姐拿过一把椅子坐下,直视你的眼睛,你的怔然被她尽收眼底,“或许还有他无意间表现出来的举动。”
你之所以一愣,完全是因为安娜姐的话让你突然又冒出了那个预感。
李泽言无意间表现出来的……举动?

2
“你又在想什么?”李泽言皱眉,对你的分神明显有些不满。
此刻你正一边分神想昨天安娜姐提到的新角度即李泽言无意间表现出的举动究竟是什么,一边一如每天早晨地替他系领带。由于心不在焉你不小心把领带系紧了,惹得你先生不由一阵不满。
“啊,没有……”你下意识地否认,看到李泽言沉下的脸色连忙掩饰道,“是、是今晚我不是要出差了嘛……我在想明天要怎么说服那个节目组。”
李泽言舒缓了眉头,“笨蛋……一般来说,说服需要从两个方面来谈。”李泽言淡淡地,无视你突然抬起的头和讶异的眼神以及一声“诶!?”,自顾自地说道,“一是讲清楚他们为何这样做的利益,二是表明你具备的条件足够满足他们的利益需求。一般满足好这两方面,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他眼里含着微微的笑意,看着欣喜的你,垂下头来索吻。
每当这个时候,你都觉得先生其实就是个小孩子。像是每天早上他上班前给他系领带和吻别,都是他自结婚以来跟你签订的协议要求。
你笑得不行,没有像往常一样只含蓄地吻他的脸颊或者下巴,而是直接吻上他的嘴角。
李泽言显得有些讶异,瞬间又收敛了他的情绪,但微挑的嘴角和柔和的眼神偏偏泄露了主人此刻的愉悦,“……大惊小怪。”
李泽言走后你背靠着门,有些惊慌突然的心跳加速。
你终于捕捉到预感的来源。
以及你想要的答案。
后知后觉如你,你的预感只来源于你的直觉。但其实你的观察能力也很强,如果你用心去探寻的话。
你终于感知到你的预感从何而来了。
李泽言对你的依赖很明显一方面在于对你的每日要求,即替他系领带和索吻。另一方面,则在你吻他的时候他无意识的举动。
比如,微微垂下头去嗅你的发香。
但或许说是你的味道更合适。如果由此延伸,你可以得到更多的答案。比如陪他出席晚宴你试穿礼服从试衣间出来时他有些不太高兴地揽过你,然后埋头在你裸露出来的肩窝的时刻;比如你跟他一起在家看电影时窝在他怀里他极其配合地抱着你不时低头的时刻;比如……
一切都指向最后的答案——
李泽言依赖你的味道。

3
李泽言第三次在十分钟内查看手机。
但同前三次一样,手机没有新的短信。难得的寂静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如果是在往日,午休时间你会给他煲至少一个小时的电话,唠唠叨叨不知所云,大多都是生活琐事或者抱怨工作。
李泽言不得不承认,虽然你的电话内容很没有营养,但他喜欢并习惯了这样的无意义。
或者说,你让无意义变成了意义。你就是意义本身。
但今天你居然没有给他打来午休电话。甚至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很反常。非常反常。更何况今天的特殊性不同往日。
这一通没有准点打来的电话甚至有点让华锐总裁坐立不安。
在李泽言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批阅完一份工作报告,即将第四次查看手机的时候,一串铃声终于适时响起。
李泽言特地让铃声响了四声,才慢条斯理地接通电话:“喂。”
你压低的声音让他有些不满,“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他们会议室外边啦,我们刚刚谈完了,我出来了他们还在里面呢。”
说着你那边就传来女声和广播声,你赶紧对李泽言飞快地说道:“好啦不多说了,他们快出来了,我先挂啦。生日快乐李先生,爱你啵唧。挂啦!”
你也不管电话那头的李泽言听到你突然的表白会怎么样,反正你已经飞快地挂掉了电话,并将手机关机。
你长吁一口气,生怕刚才空姐提醒你关机和飞机上的广播通知泄露了你的惊喜。
李泽言再拨过去的时候,已经提示用户已关机了。他皱起眉,觉得事情不大对劲。不过——他潜意识里想要得到的已经得到了。
虽然很短。
李泽言很难说自己究竟是个贪婪的人或是个知足的人。或许自己两者兼有。在遇见你之前他对生日这一类纪念日并没有什么兴趣甚至会遗忘,他的生活只剩下不断的工作,以及寻找你。为了寻找你,工作也是必需。他贪婪于事业也满足于工作对生活的填充。
但你打破了这一切。你几近虔诚地对待每一个特殊的纪念日,甚至让他有了那么一丝期待。
期待你将会给他什么样的,不同寻常的生活。
所以他变得更贪婪了起来。
今天是他的生日。你们婚后之后,你们之间的第一个生日。但他却要忍受你在遥远的异国这一事实,并且只能得到你简短的祝福和并不真实的亲吻。
李泽言很不满足。所以这个生日,他其实过得并不太好。
“叮咚”一声,烤箱停止运作。李泽言打开烤箱,拿出了两个焦糖布丁。
你曾经说过,在他的生日想吃他做的布丁。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你的名字。
“喂?”一如往常的低沉嗓音,听不出情绪。
李泽言听到你那边传来轻微的喘息声,皱眉,“你在做什么?”
“李泽言。”你打断了他,“我好想你。”
“……”他那端传来了一阵沉默。你无端有些紧张,“你可别在你生日这天骂我笨蛋啊!寿星可不许骂人!”
然后你听到李泽言缓缓叹了口气,“……我为什么要骂你?”
“我也很想你。”
你一时愣住,有些接不住李总突如其来的坦率。这这这这…不合常理啊!
“……嗯。那,李泽言,生日快乐呀!”你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来掩饰你的羞涩,憋了半天就憋出了这一句。
“……不快乐。”
李泽言的声音放小了很多,你有些没听清,“哎?”
“没什么。你怎么样了?”这是中午那通电话之后你拨来的第一通电话。李泽言想你已经得到了结果。
你笑起来:“还能怎么样?当然搞定啦!”
“干得不错。”你听到李泽言也轻轻地笑起来。你突然很想抱抱他,因为你突然觉得他很像一只傲娇的大型犬。
“为了表彰你对你夫人的贡献,现在你夫人要送你一个礼物。你在家吗?”你注视着房屋的灯光,笑着问道。
“……在。”
“那你到书房。左边第一层书架的第十三本书。抽出来。”
你看到书房的暖黄灯光亮了起来。手机另一端传来李泽言沉稳的呼吸声。
“看到了吗?”
你清楚地听到李泽言将你藏在书后的小纸袋抽出来打开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李泽言的沉默。
“喜欢吗?”你无声地笑着,“不喜欢也没关系。我还有另外一个礼物给你。”
“……在哪?”你看到书房的灯关掉了,屋内的人影一步步走到客厅。
“你把门打……”
你还举着手机,有些怔地看着突然打开了门的李泽言。门口壁灯下的他因为柔和的灯光敛去了不少凛冽锋芒,但此刻的他看着你的眼神有些发狠。
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泽言一把揽进了怀抱。
温暖的,结实的,真实存在的,怀抱。你感觉你就像一列在寒冬的雪花里奔驰了一个世纪的列车,终于驶到了春天的站台。那样的温度几乎使你融化。
李泽言的怀抱很紧,你等他差不多抱够了才颤巍巍地开口:“李泽言……你抱得我有点儿疼。”
李泽言这才放开你。他黑黢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你,半晌才开口:“怎么提前回来了?”
你咧开嘴,露出一个有点傻气的笑容:“当然是为了我亲爱的李先生呀。让他一个人过生日我还有点不太放心呢。”
你不顾李泽言的眼神,伸手环抱住李泽言的脖颈,用有点叹息般的语调说:“李泽言,生日快乐。这下快乐了吗?”
你心想,你的先生果真真的,对你很依赖呀。
李泽言一把拉过你进了房屋,“砰”地甩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朝你吻了下去。
——“还不够。”

4
你缓缓睁开眼睛。暖暖的阳光洒得你浑身懒洋洋的。你下意识地动了一动,便被身后的男人下意识地圈进怀里。你便也再次懒洋洋地不再想动。
你突然庆幸昨天是周五才没有误事。
你忽然想起了昨晚由于李泽言的突然举动,让你完全把正事忘掉了。
于是你微微偏过头去,“李泽言?”
身后的男人“嗯?”了一声,带着情欲消退后的些许喑哑和刚睡醒的慵懒。
真是……太性感了。
你强行把念头赶出脑海,嫌弃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转过头去直视李泽言,“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送你的生日礼物?”
“你指哪件?”李泽言眼睛里掺杂了些许揶揄的笑意。
你脸红了起来,“当然,当然是香水啊!你喜欢吗?”
“先说说你为什么会送我香水。”李泽言挑起眉,“还是女士香水。”
“啊,你,你不是很喜欢闻我的味道吗?不许反驳,我可是观察了很久的。”你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李泽言的表情变化,“所以我就送你我最喜欢的这一款香水。以后我出差的时候你就可以闻一闻当我还在啦!”
你笑起来,有细碎的光掉进你的眼里。李泽言静静观察着这一切,忽然笑了起来,“……笨蛋。”
你还在诧异他难得的笑容,就被他再次揽了过去抱住,你紧紧贴在他的胸膛,感觉到自己脸颊温度的上升。你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叹息:“我喜欢的……从来都是你而已。”
因为你,味道才成了特别的。
我从来都是,闻香识你。
FIN.

评论(14)
热度(363)
© 梦境制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