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许墨×你】家


灯火通明的店铺檐下,你折起雨伞。伞面上的雨水顺着弧度滑下,微微湮湿了地面。雨水溅到了穿着露趾高跟鞋的你脚背上,凉意逐渐蔓延了上来。
“叮”地一声,包里的手机发出一声震动。你将纸袋换了一只手提着,从包里掏出手机。
——“来自许墨:我到了。你在具体哪里?”
你飞快地敲击输入法:“一家叫古语的书店门口。”
刚刚点下发送,许墨的短信适时送了过来:“我看到你了。抬头。”
你抬起头,看到街道对面一束暖光冲破了雨幕,车子换了道,缓缓驶到你的面前。
你撑开伞走过去打开车门,一股温暖干燥的气息迎面扑来,将你与外面寒凉湿润的世界隔绝开来。
你刚刚坐进副驾驶,身旁的男人就已倾身过来,浅浅地在你的眼角眉梢印下一吻。专属于他的温热瞬间将你席卷,你嗅到了他身上依稀残留的,被你称之为“研究所气味”的熟悉的味道。
不论这样的动作发生过多少次,你依然都会有些羞涩。你眨眨眼,偏过头,直视他深邃的眼眸:“刚从研究所出来?”
“嗯。”许墨笑了笑,探回身,注意到你放到身旁的纸袋,“这是什么?”
你收回目光,直视前方,“刚刚买了本书。”
“什么书?”
“……”你不说话了,扯着许墨的衣袖,“你先开车。这里不能停太久。”
许墨深深看了你一眼,轻笑出声,开动了车子,“好的。”

车子驶上了高架桥,雨势很大,高架堵成了一锅粥。许墨看了看前方长龙般的车队,熄掉火,再次促狭地含笑开口:“你买书干什么?”
明知你不想说出口,但他依然追问,显然是知道了纸袋里装着的东西代表的涵义。你有些不好意思,瞪了他一眼,许墨恰巧偏头看你,看到周边聚集的车灯映照下你的眸子亮得惊人,因为羞涩双颊染出了玫瑰色泽,那一瞪的神情颇有些娇羞的意味,在昏暗的车灯下显得楚楚动人。
你听到身旁的男人再次轻笑出声,声音中无端多了些喑哑:“其实我的自制力并不是很好。”
他的声音一向沉稳温柔,此刻满含着浓情蜜意的声音更是让你心跳漏了一拍。你还没反应过来他话中隐含的意思,就被许墨揽了过去,身体被他紧紧单手扣住,另一只手则扣住了你的左手五指,他身上温厚暖煦的气息再次将你笼罩其中,他轻巧地叩开了你的唇,肆意地在你的口中游走掠夺。你愣了一下,随即回礼,笨拙地回吻过去。
你又听到将自己搂着的男人轻笑一声,熟稔地带着你,教你如何回吻。在他温柔又强势的攻势下你的意识早就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一片浆糊的脑子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念头——
许墨怎么那么会接吻?
以及,许墨怎么那么爱笑?
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慢放开了你,你初一被放开,才意识到自己几乎缺氧。你大口吸气几乎被呛到,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许墨吻了吻你的头发,“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你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还没看到里面装着的是什么……”
“什么都好。”他直视着前方,车队慢慢挪动了起来,他慢慢地跟着碾过去。“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你感觉自己的脸又烫了起来。
他的导航仪亮了起来,女声响了起来:“距离遇见餐厅还有两公里。”
“遇见餐厅?”
“来之前我让助手帮我在遇见订了位子。”许墨说道,“你很喜欢那里的菜。”
“许墨。”
“嗯?”他微微侧过头来看你。
“我们不去遇见好不好?”你仰起头,“我们回家。”
他定定看了看你,又笑起来,“当然好。幸好顺路。”
我们回家。我们。
当然好。

临时做的回家的决定,家中并没有做晚餐的食材。于是你拉着许墨走进家附近的超市,一样样地挑选食材。
“今晚想吃什么?”你偏过头问替你推着推车的许墨。
“只要是夫人所做的,我都想吃。”
你翻了个白眼,没理他,从货架上拿下一盒杂拼菌菇,思考了一下,“嗯,就用它来煮汤了。”正当你要将那盒菌菇扔进推车里时,你听到许墨喊了你一声,你疑惑抬头,迎面迎接你的却是许墨的手机后置摄像头。
你反应过来,气急败坏想抢过手机删掉照片,“你拍我干什么呀。”
“夫人太好看,一时没忍住。”许墨一脸认真。
此刻几个结伴的阿姨从你们身边走过,目睹许墨拍你的过程,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现在的小年轻呀,真有情调……”你感觉脸上发烫,“在外面呢,别闹。”
你轻易抢到了手机,划到了相册想要删掉,许墨相册里照片很少,你轻易看到手机显示的去年今日拍摄的照片——
你抬头看着烟花。
那是你们确定关系的夜晚,但他对你表白却是在那场烟花之后。他将你带到据他计算是最佳视角的空旷的半山腰,观赏当时恰逢恋语市建市周年而举办的烟花庆典。
那场盛大的烟花过后,你们接了你们的第一次吻。
你的脸颊已经通红一片,将手机还给了看着你笑的许墨,头也不抬拉过许墨手里的推车走掉,“走了。”

回到家中,你坚持自己做完饭,在经历了溅油、失手摔了鸡蛋、摔碎碗等等惊险后,精疲力尽饥肠辘辘的你们终于吃上了晚饭。
许墨皱着眉头看着你因为收拾碎碗被划伤的手指,往上面缠了厚厚一圈创可贴,“怎么这样不小心。”
收拾完残局的你缩进他的怀中,依赖地蹭了蹭他,“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去餐厅吃饭吗?”
“为什么?”
“因为我想自己做一顿饭给你吃。”你说,“这才是我今天给你的礼物。”
你感觉到许墨揉了揉你的头发,“殊途同归。”
“什么?”你仰头看他。
他往你手里塞了一个小盒子,你心跳狂跳。
“打开它。”
一枚小巧简约的钻戒。在头顶明亮的灯光照射下越发璀璨。
你捂住嘴,“许墨你……”
“我们都想给彼此一个家。”许墨搂住你,“家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同居的地方。”
他吻了吻你的嘴角,“我爱你。”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你:“既然你说你的礼物是一顿饭,那么你刚刚带回来的纸袋是什么?”
“啊。”你如梦初醒,翻出纸袋里的书,递给许墨,“喏。翻开它。”
你有些脸红,又缩回他的怀里。你听到他翻动书页的声音,还有他温柔更甚的嗓音——

“有人到来
其实是一件很惊人的事
他会带着他的过去
现在
还有他的未来
一同而来
是一个人一生的到来
很容易的粉碎
所以也可能曾经粉碎的
他的心
走向了我”※
你埋在他的怀里,带着羞涩闷闷地说,“谢谢你走来。一周年快乐。”
你久久没听到许墨的回应。有些疑惑地抬头,迎接你的是他又一个轻柔的吻:“你好像忘记了说一句话。”
“什么?”你想了想,“……我爱你?”
“不是。”
“……我愿意。”
他没说话,又一次笑了起来。
Fin.








※选诗出自郑玄宗的《岛》。
非如我下午抽到了许墨的sr。写个文庆祝一下!

评论(7)
热度(107)
© 梦境制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