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徒

一个短短短的息白。

年年岁岁,酒还是一个人喝。少年时有人陪过他喝,那个人偷了他的钱去买马,两个人睡了一个月的硬木板。后来,他们就分道扬镳了。后来后来,他就习惯了一个人喝。后来后来后来,那个人就被他杀死了。他想,那个人死前会想些什么呢,会想起他这个狂徒多年前许下的未成行的诺言吗?会想起那盆海姬蓝吗?还是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被他杀死了呢?

后来的紫梁河畔,还是只有他一个人饮酒啊。

只愿从此孤老南淮,再不愿遥望天启,复年少意气风发。

评论(4)
热度(14)
© 梦境制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