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楼阁

CP:息衍×苏瞬卿

仅为个人自娱自乐废作产物。

背景时空混乱,可大体视作中国上世纪二十年代。


发生在双方之间的换取利益行为,可以称之为交换。交换大多华美却无耻,仅是裹着那精美的袍,可当人摸一摸那布料,便会心知肚明那滚边都是发烂的,流苏都发了霉。

但这世间从不缺乏做这样的交易者之人,他们早就窥知那样的交换柔软的皮毛下是腐烂的肉,但那又如何,双方得利。或许他们会嫌弃手上沾染的血腥味,但那是交换的原罪,是交换的赌注。

馈赠则不同。馈赠与交换,虽本质相同,但意识出发往往不同。交换或许违心而虚伪,但馈赠却能得到双方的真快乐。有些人用自己为养料换取一瞬乐梦,赠予者得到养料,受...

恺撒
在我想象中
其实并不是金色长发。

关于故事,以及如何写一个故事。

Lantheo:

昨晚的失眠产物醒时再看完宛如厌世(我cp:你仿佛是黄老邪),但除了那些孤独来孤独去的东西,我确实有点关于“如何建构一个故事”的经验想谈。


建构故事或许是我写作过程中最为痛苦的事。我很少为我的文笔感到担忧,甚至一度想要走l'art pour l'art的路线,没有人看得懂也无所谓,文字为文字而美。


但后来我意识到我还是喜欢故事,我喜欢有人能看懂并分享我的故事,这显然不是砸五六段辞藻堆砌能做到的。


我做这种分享,大概就像学习的时候,作为一个某科目的差生,你永远没办法从该科第一的身上获得学习经验。你要找的是一个和你同样薄弱的人,然后努力地一起往...

一直觉得双玄结局有点奇怪
为什么贺玄没有杀掉风师
贺玄到后面也就是出来扫荡了一顿饭(……)而已
感觉没有交代清楚啊
是我漏看了???

鹰眼相关漫画入门推荐

蛋黄盼:

尺素和楚江超棒der!转给想要补漫的朋友❤鹰眼有全世界那么好。


尺素:



讲了那么多漫画鹰眼,之前曾在群里说过要做个鹰眼相关漫画入门推荐,就写出来啦~
这里推荐的漫画是我和 @楚江残雨 一起,尽量综合考虑了故事、画风、科普价值以及汉化等各方面因素后选定的,但肯定还是比较主观的,看过漫画的朋友如果有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在评论里提~
这篇文章针对的是没怎么看过漫画,想要从鹰眼开始入门的朋友,如果看过漫画的……就随意吧
排名不分先后~









【特别推荐...

我喜欢一切有“夏天感”的人和事物。
DPG一直都能让我想起透明的水波 口香糖 泡泡
像初夏一样清新
太喜欢啦

道长

我好友列表里有一个道长。
谈不上认识,之所以加了好友是因为上个赛季末的一次攻防。
因为家里的电脑太渣的关系,一般打攻防我都是去网吧。
那段时间海鳗即将下架。家里的电脑还可以用,但是网吧的已经没有了。
我记得是一次惨烈的巴陵。浩气恶人抢巴陵的一个据点。飞来飞去,打来打去,补来补去。七秀的轻功大家都懂,我基本落地成盒。
打的时候没有插件的缘故我也就是真·瞎几把奶。站蓝点里边就无脑回雪刷dot。战况激烈,每次补过来我也基本都是死。
虽然游戏体验不佳但是小斗士如我还是坚持打完了全场。打完的时候我也快没网费了。即使如此我还是抱着侥幸心飞黑戈壁企图把矿车给做了。
跟到上坡路突然显示有个人加我好友。没打下据...

君山曾雪

我有一个游戏里的朋友。
14或是15年认识。
最开始觉得他奇奇怪怪的,老是发什么“啊啊啊”,不知道他在啊什么。
第一次见面先来一盘切磋,菜鸡如我勉勉强强装备压制赢了。然后管我借了三千金。
后来上学基本没上游戏,除了节假日。寒假再上的时候他已经从萌新变成老手了。
第二次见面,他在一堆人切磋,咋咋呼呼还挺受欢迎。他看到我,叫我给他下个无敌。
我说你神经病啊,切磋还给你下无敌,作弊啊你。
他没理我,继续咋咋呼呼鸡飞狗跳。还公屏秀恩爱。
第三次见面,我上线时候好友列表孤零零的1/30。
他密过来,还记得我不。
我说废话。
他说你来成都主城玩啊。
我问干嘛,烧点卡吗,不去。
他说卧槽我要a了你陪陪我会死啊。
我说你等等。
那个地方有...

他真的太好了……太温柔了……
对于一个没有梦想的人来说,他就像太阳一样温暖,星星一样耀眼啊。

【恋与制作人】【李泽言×你】闻香识你

※给李泽言迟到的生日礼物
※多谢@飘摇银河 献梗

1
你发现先生对你的依赖越来越重了。
你深知先生冷硬的性子,因此你对这个预感一直都犹豫不决,怀疑是自己自作多情。但这样的预感最近越发强烈,强烈得你几乎就要确定这个感觉。
尤其是在你告知他你最近有一个出差任务的时候,先生突然沉下来的脸色和紧抿的嘴唇让你又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个预感。
你猜到先生不高兴的原因。先生的生日就快到了,但你却对他说,你要出差。
换做是你你也会不高兴。
但是你没有办法。你要去说服外国一档著名真人秀节目同意并授权引入中国,洽谈节目在中国的版权问题。引入这档节目对你的公司转型至关重要。因此李泽言再不高兴,也不会阻拦你。
他拎得清主次,也让...

【恋与制作人】【白起×你】双向初遇

※女主性格与官方设定略有出入
※私设女主先遇到认识白起

你曾无数次问过他,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你的。
可每当你问出这个问题,他却总是挑起眉毛,微微笑着替你拂去头上沾上的树叶,用波澜不惊的口吻回答你:“在你还没认识我的时候。”
可当你不甘罢休地继续追问的时候,他总是会不甚高明地生硬地扯开话题。你拿他没办法,只好叹口气不再追问。
他为什么总是不愿意告诉你呢?
你常常想。
但相应地,他也从来没问过你,你第一次认识他是什么时候这样的问题。
你抱着巨大的泰迪熊,恶狠狠地喝光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就把杯子甩到一边,在床上杂乱无章地打滚。
你觉得你有点烦。你想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啊,怎么一点都不把彼此的初遇当回事的,谈了恋爱...

【恋与制作人】【许墨×你】家


灯火通明的店铺檐下,你折起雨伞。伞面上的雨水顺着弧度滑下,微微湮湿了地面。雨水溅到了穿着露趾高跟鞋的你脚背上,凉意逐渐蔓延了上来。
“叮”地一声,包里的手机发出一声震动。你将纸袋换了一只手提着,从包里掏出手机。
——“来自许墨:我到了。你在具体哪里?”
你飞快地敲击输入法:“一家叫古语的书店门口。”
刚刚点下发送,许墨的短信适时送了过来:“我看到你了。抬头。”
你抬起头,看到街道对面一束暖光冲破了雨幕,车子换了道,缓缓驶到你的面前。
你撑开伞走过去打开车门,一股温暖干燥的气息迎面扑来,将你与外面寒凉湿润的世界隔绝开来。
你刚刚坐进副驾驶,身旁的男人就已倾身过来,浅浅地在你的眼角眉梢印下一吻。专属于他的温热瞬...

thinking

最近听《人质》。想写那种抵死缠绵的故事,越绝望越爱,越爱越绝望,共同粉身碎骨,奔向覆灭。

#想法那么多 一个字都没写

酒徒

一个短短短的息白。

年年岁岁,酒还是一个人喝。少年时有人陪过他喝,那个人偷了他的钱去买马,两个人睡了一个月的硬木板。后来,他们就分道扬镳了。后来后来,他就习惯了一个人喝。后来后来后来,那个人就被他杀死了。他想,那个人死前会想些什么呢,会想起他这个狂徒多年前许下的未成行的诺言吗?会想起那盆海姬蓝吗?还是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被他杀死了呢?

后来的紫梁河畔,还是只有他一个人饮酒啊。

只愿从此孤老南淮,再不愿遥望天启,复年少意气风发。

夜雨灯

息苏 可能OOC

       将近戌时,忽然下起了雨。
  南淮城的灯火在雨中渐次朦胧,从窗户往外探去,楼外悬挂的灯笼火光显得有些模糊,风雨中也有些摇摇欲坠的意味。雨声渐响,打在屋顶上像是诗人所描绘那般,宛如珍珠坠盘。
  “这雨来得可真不是时候。”年轻的伙计边擦桌边抬起头,笑吟吟地对坐在窗边的客人说道。
  那位客人每隔一月便会包下这座全南淮最富盛名的酒楼,但只是点上一壶酒和一壶茶坐在顶楼固定的窗边,有时候一坐便是一整天。伙计估摸着他是在等人,但自从客人第一次包下酒楼起,伙计从未见过客人所等待的人出现。
  伙计本以...

#剑三##七秀×纯阳##bg#扬州慢

渐入深秋,天地都萧瑟了起来。便是天子脚下的长安城郊,也是黄叶铺天,行人寥寥,一派萋萋之色。

简陋的茶馆里只坐了零星几位顾客,大多都是老板娘的熟脸,唯有坐在最里的那位是个生脸的白衣道长。年轻的店小二从小就听说过华山纯阳派弟子是光风霁月,超凡脱俗的谪仙人物,却从未见过一位真正的道人,恰逢乱世,纯阳没落,更是再难得见一位纯阳弟子,不由多看了几眼,心底啧啧暗叹,原来世间真有芝兰玉树,月白风清之人,与这尘世真如隔绝开来。

茶水烧开,店小二奉茶上去,见那道长正抚着一支竹笛,不知想些什么。茶碗磕桌,那道长方才如梦初醒。

“客官,您的庐山云雾。”店小二咧开嘴。

段长夏微微点头:“多谢。”他将手中...

© 梦境制造 / Powered by LOFTER